第五十六章 雾水

小说:公诉人 作者:克雷芒
    “那天我爸看见在全聚德的人是不是你?”他吐出的烟慢慢散去了,看着他的眼睛瞟了我一眼,有那么十分之一秒我感觉到一丝恐惧,他笑着摇了摇头站了起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对了,今天你们的开销算我的,继续去玩吧。”说完他走去了办公桌坐上了皮质办公椅,给自己倒了一小杯威士忌,喝完又抽了一口雪茄,“怎么,还有事?”

    “没事了,先走了。”我往外走去,从他办公室走到酒吧内场的通道需要60秒的时间,这条通道每隔几米就有几个看场子的人簇拥着聊天,他和张欣妍这样的状况让我有一丝担心,虽然现在张欣妍和我形同陌路,不过我始终能通过鸿伟知道她的现状,不过现在担心的是她在这里混迹害怕有一天会重蹈她姐覆辙,俐欣看到我出来后就跑过来找我,发生了这件事她的朋友们也没有了继续玩下去的兴致。

    走出酒吧,她和我等着她朋友陆续打车离开,走去停车场的路不远,路上人却不是很多,牵着她的手左右打量着经历过前面的事还是有点心里不安,她应该有些吓到了我不能再表现出惊慌,把她的手握的更紧一些,看到了车微微加快了步伐让她坐上副驾驶,我小跑坐上驾驶位启动车辆,开出停车场后才长叹出一口气。

    “怎么不说话,吓到了?”我看着她傻傻地看着前方,身躯看着弱不禁风如此瘦小,

    “还好,就是有点累了。”

    “眼睛闭起来休息会,到了我喊你。”我开起广播音乐频道,声音调小,她还真闭上眼睛试着睡去,这里开回医院的路并不远,不堵车的情况二十分钟就能到,手机震动来了微信消息,我一看是陈智恩问我有没有时间,红灯停下车我看着屏幕里的消息,又看了副驾驶上睡着的她,我把手机关了放进口袋,这是我印象中为数不多的不回消息,我以前也很主动发消息给别人,当不回的情况变多后,刚开始会觉得别人在忙,次数一多就知道你在别人眼里就是不那么重要去回消息的人,慢慢地我也就不太主动发消息给别人了,陈智恩的消息让我心底里很开心,可是现在我不能回。

    到了医院停好车,她还在那睡着,我不想叫醒她,松开安全带轻轻地开门下车,靠着车点了一根烟,还有一丝后怕幸好鸿伟在,每次去酒吧都会有状况,副驾驶的门开了,我立刻把烟丢在地上用脚踩灭,打开主驾驶门喊她出来,等她出来后我坐了进去把车熄火,她走到我身边,

    “你抽烟了。”她故意和我保持了一点距离,

    “这两天事有点多。”

    “没事,你抽好了,别太多就行。”

    “本来想着是不抽的,可是事情一忙就忍不住。”

    “我理解的,很多人抽烟是用来思考,而且你看我不抽烟不是也生病了。”我摸了摸她的头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

    到了病房后让她马上洗澡,看着她洗好吃好药上床休息,等我洗完澡我就去书架上拿书准备给她读一会儿,“今天你想听...”转身发现她已经睡着了,过去帮她把灯关了、把被子拉高到她领口,亲了下她的额头“晚安”。

    到了通道下意识看了下时间22点50,烟还没点上脚步声从上往下传来,不过这不是施裕枫的脚步声,施裕枫一直穿的拖鞋这是皮鞋发出的声响,我注视着楼梯口屏住呼吸,声音越来越近,已经到达我上方了我故意咳嗽了两下,脚步声停住了,我点上烟后脚步声又开始了,频率比之前更快,我站在原地看着上方出现了一个人影,是个女人“杨家铭?”她慢慢走到我面前,

    “您是?”

    “我叫施亦咏,是我爸爸让我来见你的。”她伸出了手,她的普通话有明显的香港口音,

    “您好,您就是他的二女儿,香港回来的吧。”

    “是的,我父亲身体不是很舒服下不了床,让我来和你说一声顺便见上一面。”

    “施先生身体没事吧?前两天见面他精神还很好。”我把烟灭掉扔在烟灰桶里,

    “早上做了化疗后身体就很虚弱了,医生说这是正常的反应,疗程越到后期对身体的伤害也就越大。”

    “哎,那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已经很晚了。”她没有回答,两只手放在身前好像有什么话想说,“你有什么想问我?”她点了点头,

    “我爸和我说立了两份遗嘱是不是?”

    “对,第二份遗嘱是公证局公证的,知道的只有施先生和我。”

    “我爸说第二份遗嘱是建立在第一份遗嘱有人反对的情况下才拿出来,是用来保护我妈和我的,而且他委托了你来为我们争取是吗?”

    “是的,如果有人对第一份遗嘱产生疑问或者试着干扰遗嘱的进行我就会公开第二份遗嘱,不过第二份遗嘱的内容我不清楚。”

    “杨律师,我有个请求,我妈和我对遗嘱没有兴趣,我们也不想卷入这遗产风波中,让他们去争吧,等我爸去世后我们就会回香港像之前那样过着安稳平淡的生活。”

    “这...我已经答应了施先生...”

    “你不用去和他说,等他死后这份遗嘱就当没发生过,而且我们回香港也不会再回来了,谢谢你了。”她的话讲到这里我似乎没有更多立场去反驳,转身准备离开,突然一个问题从我脑中闪过,

    “施小姐,有一件事我能不能问下你?”她停了下来转过身,点了点头等着我提问,“施先生和我说过他和您的母亲是不是曾经有一个儿子过世了?”

    “是,听我妈说过,具体经过我不太清楚。”

    “您知道他去世的年份吗?”

    “我只知道我是我哥夭折两年后出生的,我今年21岁,那我哥如果活到现在就是23岁。”的确是我想多了,这件事和周华没关系,可是他为什么会说自己姓施呢,“杨律师?”

    “谢谢你,我知道了。”

    “再见。”施亦咏往上走时,我点了根烟,前面的基本没有抽就扔了,周华到底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呢,翻着手机看到了前面没有回的消息,给陈智恩回了条‘刚忙好,准备洗澡睡觉了,晚安。’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第九中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第九中文网网站阅读公诉人,公诉人最新章节
第九中文网,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说网,伦理小说,辣文合集,辣文小说,好看的小说
版权所有 http://www.d9zw.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