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烂摊子

    鸡叫一遍。

    强大的生物钟将张楚从睡梦中唤醒。

    他张开眼,就见到知秋倚着床头坐着,怔怔的望着窗外深蓝色的天际发呆。

    他清醒了一些,侧了侧身子,将脑袋轻轻枕在知秋的大腿上,没说话。

    知秋环过双臂,紧紧抱着他的头,一滴滴温热的液体,无声无息的拍打在他脸上、嘴唇上。

    他尝了尝,真苦……

    两口子就这么依偎着,从黎明到天光。

    张楚很想就这样一直陪着她。

    但人生总有些事,必须要去做。

    张楚只能起身,拿起挂在一侧的绿色官袍开始穿戴。

    知秋见状,抹了一把眼泪,就要挣扎着起身伺候他穿衣。

    张楚阻止了她的动作,坐到床边,握起她的手认真的说道:“我知道孩子没了,你很难过,娘因为这个孩子走了,你很自责,可这是兵灾,不是你的责任。”

    “我不怪你,娘也不会怪你,你也不要再怪你自己,我们还年轻,这个孩子没了,我们还会有下一个孩子,还会有很多很多孩子,但前提是,你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喝药。”

    “娘已经不在了,以后你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你要快点好起来,代替娘每天迎我回家!”

    知秋捂着嘴,使劲儿的点头,豆大的泪珠子散落一地。

    张楚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珠,直起身轻轻吻在她额头上。

    ……

    三十个身穿玄色劲装的玄武堂弟兄,在李正、大熊和骡子的率领下,簇拥着黑色的马车缓缓停靠在郡衙外的台阶下。

    一身绿色公服、头戴幞头的张楚从马车里走出来,一眼就望见台阶另一头,同样身着绿色公服、头戴幞头的侯君棠,从马车里走出来。

    这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张楚的嘴角浮起了一抹冷笑!

    他走下马车,迈步向台阶行去,身后三员大将依次排开,亦步亦趋。

    那厢的侯君棠见了张楚,一脸笑容的远远朝张楚拱手道:“恭喜张大人到任。”

    张楚脚步未停,目不斜视的登上台阶,仿佛那厢与他打招呼的侯君棠,只是一团空气。

    这一幕,清晨进入郡衙画卯的许多官吏都瞧见了,纷纷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

    侯君棠拱手的动作僵住了,腮帮子鼓了鼓,双目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他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哪儿得罪了张楚。

    他又不是张楚。

    张楚不想当这个官儿。

    而他,却是花了大价钱才得来的这个官儿……

    ……

    张楚走进是郡兵司的大堂,早就侯在大堂内的几名官吏慌忙起身向他行礼:“下官拜见张大人!”

    张楚脚下不停,大步从他们中间穿过,径直走到大堂上方的书案后坐定。

    骡子随着他的脚步,走到书案的左侧站定。

    而李正和大熊,按刀目不斜视的一左一右立在书案两侧。

    张楚一伸手,骡子躬身双手将盛装着代表郡兵曹官位的官印盒子交到张楚手上。

    张楚将官印盒子放到案头。

    “好了,诸位大人都请起罢!”

    堂下的几位官吏这才起身,恭恭敬敬的立在堂下,没人敢坐。

    张楚扫视了一眼,一共五人,具着青色公服。

    依照大离官服制度,九品以上穿青,七品以上穿绿。

    张楚穿的就是绿色公服。

    而堂下这五人具穿青色公服,意思便是他们皆是官,而非吏。

    再细下一感知,两个一次练髓的个九品,还有两个武道学徒。

    他心头有数儿了。

    “本官初来乍到,先做个自我介绍,本官姓张,单名一个楚字儿……相信有的大人认得本官,有的大人听了本官的名字觉得耳熟。”

    他铿锵有力的开口,发表他就任郡兵曹之位后的第一次重要讲话。

    “不用猜了,本官就是那个城西张楚、血虎张楚、四联帮张楚!”

    “诸位大人应该多少都知道一些本官的行事风格!”

    “若有不知道的,自己下去后自行派人调查!”

    “本官得史大人委任,暂代郡兵曹之职,未免大家以后相处得不愉快,本官今日且先与诸位大人约法三章!”

    “第一,本官既然坐了郡兵曹这个位子,那么从今往后,郡兵司我最大,锦天府内所有兵马必须唯我令是从,本官不想知道你们身后站着哪位大人,也不想知道你们以前立下过多大的功劳,谁若是不服从本官的命令,有暗招尽管用、有手段尽管使,能整死我,是你们的本事,能把我挤走,也是你们的本事。”

    “但话先说头了,只要你们出了招,就别怪本官不顾同僚之谊反击,告诉你们一个事实,自打本官出道以来,所有与本官作对的人,到现在只有一个人还活着,他能活着,是因为他自己是七品,背后还有一个不知道是四品还是五品的大哥,本官的确动不了他,你们若觉着自己的背景和他一样硬,尽管对本官动手!”

    “第二,本官进这间官寺,坐郡兵曹这个位子,只为一件事件,那就是跟北蛮人往死磕到底,诸位大人之中,若有不愿再与北蛮人一般见识的,不妨私下来找本官,本官会尽量设法给你一条能保命的路走,但若是又舍不得自己头上那一顶乌纱帽,关键时刻又尿裤子影响士气,无论他是谁,本官一定会先砍他的脑袋祭旗!”

    “第三,能者上、庸者下,废物就别占着茅坑不拉屎,我的门路诸位大人就别想了,说句不好听的,就诸位大人兜儿里那点散碎银两,白送我都嫌恪手,至于郡衙其他大人的门路,谁若能神通广大到求来狄大人、聂大人、史大人的手令,就是叫我把位子让给他坐,我也绝无二话!”

    “好了,丑化先说到这儿,现在,劳烦诸位大人给本官作个自我介绍罢!”

    他一嘴市井地痞流氓搏命的狠辣气,字字句句都强硬的跟刀枪一样,扎得堂下的五人眼皮子直跳。

    这两年,郡兵司换了三任郡兵曹。

    但没有一任郡兵曹,像张楚这样这般蛮横、肆无忌惮!

    就好像他压根不在乎屁股底下这把椅子一样!

    但如果他真不在乎郡兵曹这个位子,那他又是怎么坐上去的?

    他们想不通。

    现在也没时间想。

    当下,一名满脸络腮胡、体格魁梧的微黑中年汉子一步上前,作揖道:“下官城卫军城西监门校尉程璋,拜见大人。”

    他说完,张楚和骡子都不由的多看此人一眼。

    这还是个熟人……

    想当初,张楚开发不夜坊,为解除不夜坊宵禁,曾派骡子调查过这个城西守将。

    若不是知道这厮的老底,就凭他这副威武的好皮囊,以及他八品的武道境界,张楚还真想不到这厮会是那种为了往上爬,连把女儿送给上官的次子做平妻这种混账事儿都干得出来的钻营之辈。

    果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见张楚点头,章程恭恭敬敬的退下,又一名体格精悍,拳锋平整如镜、布满积年老茧的中年男子上前行礼道:“下官城卫军城东监门校尉焦山,拜见大人。”

    张楚的目光在他的拳锋上多看了一眼,心到这肯定是个使得一手好拳法的高手!

    只有积年累月以拳头击打硬物,才能练出这么一双拳锋平整、布满老茧的铁拳。

    “焦大人客气,请起!”

    张楚轻声说道。

    他对有真本事的人,总是高看一眼。

    “谢大人。”

    焦山毕恭毕敬的退下。

    这二人,便是大堂内仅有的两名一次练髓八品。

    “下官城卫军南城假监门校尉马荣,拜见大人。”

    说话的人,是一个约莫三十出头、相貌堂堂的俊朗汉子。

    他是九品。

    给张楚的感觉,还是初入九品的弱九品。

    再仔细一打量他的双手,白皙修长,既没练拳掌的老茧,也没有练刀剑的指茧。

    而且假监门校尉,就是暂代监门校尉的意思,就像是张楚这个假郡兵曹一样。

    前任南城守将,张楚可是亲眼看着他被人砍了头,从城楼上扔下来的……

    张楚一凝眉,劈头盖脸的问道:“敢问马大人,你是走了谁门路进的我郡兵司?”

    冷场。

    一阵冷场。

    堂下的四人,心惊于张楚的横冲直撞以及头铁之外,还颇有些幸灾乐祸的透透打量这个马荣。

    而刚刚做完自我介绍的马荣,这会儿尴尬得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不答话,张楚却不会因此就放过他:“程大人!”

    “下官在!”

    程璋一步上前,抱拳恭声道。

    张楚大声问道:“禀报本官,按照城卫军旧例,九品可任何职?”

    马荣闻言,求救似的望向程璋。

    程璋却只当没有看见他的眼神,大声道:“启禀大人,按照我城卫军旧例,九品可任将五百卒的指挥使。”

    “好!”

    张楚没有任何停顿的拍板道:“本官现认命马大人为城卫军指挥使,城卫军何处空缺了指挥使,马大人就请到该处上任,若是没有空缺,就请马大人暂且当后补,待空缺出来之后,马大人走马再上任!”

    马荣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心头怒火中烧,突然一把扯下头上乌纱掷于堂前,指着张楚怒声道:“沐猴而冠,狐假虎威!”

    “混账!”

    李正见势大怒,拔刀就要暴起砍下他的头颅。

    别看都是九品。

    李正杀他,绝不用第二刀!

    马荣怡然不惧,不但不退,还主动上前一步,似乎是真有所依仗,笃定李正不敢杀他!

    “退下!”

    张楚喝住李正,面无表情的俯视着堂下的马荣:“念你脑残不知事,本官饶你一回,滚回去,让你背后的人今日之内亲自来找本官说道,过时不至,你若能见到明日的太阳,本官自己把头砍下来送你当门槛!”

    杀气腾腾的语气,令马荣陡然回忆起锦天府内流传过的一些张楚的传言,心头这才感到害怕,再不敢大放厥词,转身就灰溜溜的快步走出郡衙。

    待马荣离开郡兵司后,张楚再次面无表情的轻声道:“继续。”

    “下官郡兵司主簿刘书辛,拜见大人。”

    “下官城卫军主簿葛中通,拜见大人。”

    张楚点了点头,道:“厢军的官吏,可是都随宋大人奔赴北疆了?”

    程璋:“是的,大人。”

    “葛主簿,前番北蛮凶骑攻城一役,城卫军折损了多少人?”

    葛中通上前,禀报道:“启禀大人,前番北蛮凶骑攻城一役,城卫军阵亡了一千八百六十五人,伤残了九百七十三人,包括前南城监门校尉雷秉均雷大人、前北城监门校尉江子林江大人、以及五位指挥使,二十三位都头。”

    张楚心头一跳,失声道:“这么高?”

    据他所知,城卫军共有四千人,每城门一千人。

    阵亡一千八百四十五人、伤残九百七十三人,这个伤残率,已经超过七成了!

    这还是基于史安在剑斩一个六品、五个七品后,直接决定了那场战役胜负走向的前提下。

    很难想象,那场战役若是再拖上两三刻钟,四千城卫军会不会直接就全军覆没?

    单单就这个伤亡,反应出城卫军弱小之时,也侧面反应出了北蛮凶骑的强大。

    要知道,巷战可还不是骑兵的主场……

    葛中通下低头,不敢答话。

    程璋与焦山的脸色也有些暗淡。

    张楚凝眉思量了一会儿,冷不丁的问道:“按你的意思是说,我城卫军现在还剩下一千二百士卒?”

    葛中通:“确是如此。”

    张楚看着他,“也就是说,我现在一道命令传达下去,城卫军立刻就能扯出一千二百人罢?”

    葛中通抬起头,小声纠正他:“大人,准确的说,是一千一八十二人。”

    听他这么说,张楚确定这一千人一百八十二人就是实数,吃空饷的人数,应该全算在阵亡和伤残里了。

    只是这么大一座城市,就这一千一百多人,能干什么事儿?

    “刘主簿。”

    张楚望向刘书辛:“郡兵司的兵甲和粮秣,还充足吧?”

    刘书辛:“大人且放心,前番北蛮凶骑攻城一役,郡兵司分得了大量马肉和生铁,外加以前库存的兵甲和粮秣,足以维持城卫军正常配备到年底。”

    “那就好!”

    张楚点了点,忽然站起来:“立刻起草布告,即日起,锦天府凡十八至四十八的成年男子,皆可进不可出!”

    “即日起,在新任北城、南城门监校尉到任之前,程大人暂并南城监门校尉之职,焦大人暂并北城监门校尉之职,半个月之内,你二人要将各城门士卒数量,补至五百人,一个月之内,你二人要将各城门士卒编制填满。”

    “别叫苦,我知道锦天府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但你我身负守卫锦天府之职,若是城破了,北蛮人要杀我们,狄大人、聂大人、史大人,以及州府的大人们都要杀我们,以祭锦天府满城老百姓,你们是宁可城破身死、遗臭万年,还是宁可吃点苦、受点委屈,守住城继续享受荣华富贵?”

    “再说了,锦天府里抓不到壮丁,你们不能打一打其他郡的难民主意吗?他们不往锦天府路过,你们还不能想点法子,引诱他们进入锦天府吗?把你们平日里捞钱的脑筋都拿出来,我保证你们补得起城卫军的编制!”

    好话赖话都被张楚一个人说了,程璋和焦山还能说什么?

    只能躬身领命呗!

    再说了,他们也觉得,张楚说得的确很有道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第九中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第九中文网网站阅读从大佬到武林盟主,从大佬到武林盟主最新章节
第九中文网,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说网,伦理小说,辣文合集,辣文小说,好看的小说
版权所有 http://www.d9zw.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