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节 最终7

    “原来……”冥月术士终于回过神来了。将前因后果全部整理一下,就能很轻易的得出这个结论。“我打败的只是你的一个分身。”

    分身不是什么虚幻的概念,那些强大的术士基本都有这个能力。表面上,这似乎是一种很方便的能力,但是极少有人会这么做。因为分身没有实体,非常脆弱。而且最重要的是,分身如果被毁灭的话,对术士本人来说是一个绝大的打击。

    因为分身并不是凭空创造的,术士们必须灌注自己一部分的力量。这意味着被杀死的话,术士就会永久损失这一部分力量。

    “从这一点来说,你也不算一个废物。”琥珀面无表情,但是很显然她并没有放弃警惕。对方也是一个高阶术士,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不能当做自己已经赢了。她甚至采取了最小心的策略,不急着进攻,而是慢慢等待。每过一秒钟,对方就会因为伤势而虚弱一分。“比废物略微好一点点吧。”

    “原来……我的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吗?”朱红依然不解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第一律的魔力就这么强大,能够精确的预料到未来的一切?又或者,一切都是偶然?或者是丢下来的钓钩,能不能钓到鱼,就连渔夫自己也不能确定的那一种。

    舍得用自己的一个分身来做诱饵,真的是好大手笔啊!她真的很后悔当初为什么留下对方不杀。要知道,她本来可以吞下鱼饵,把鱼钩吐回去的。

    可惜那个条件真的太好了——孤船悬浮大海之上,什么救援都显得来不及。胜利者自然有大把的充裕时间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吃下鱼的中段是很好,但能够吃下一整条鱼的话,为什么要舍弃其他部分呢?没有冥月术士能够抵挡不住这种诱惑。

    “那个……分身是什么意思?”陆五发现自己根本走不动路,所以也只能撑在一边。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回答的是朱红。“原来是这样吗,你不知道?”

    陆五神情清楚的说明他不懂,此时假装无知是毫无意义的,所以朱红马上确定了这一点。

    “那我来简单的介绍一下好了,第一律术士的使命就是探索以太之海的各个世界。”朱红腿上的伤口还在流血,但是对她这样的术士来说,这还不至于因此丧命。或者说你可以从琥珀的慎重态度看出,至少她还保留着最后反扑的力量。“也许有很小的世界,但是通常来说,世界何其广大?想要靠一己之力在一个世界中寻找可靠的资源和技术,纵然是第一律术士,在完全陌生的世界里做这种事情,需要的也可不是一点两点的时间。”

    “纵然通过种种方法延长寿命,第一律术士的寿命终究是有限的。而且不同世界时间流逝速度不同,如果按照常理来进行的话,很可能一个宝贵的第一律术士,花费一生也只能遨游数个世界,所获寥寥甚至一无所获。要知道,很多东西拿到手之后到底有没有价值……就算是第一律术士也没办法立刻下结论,必须带回去后进行细致的分析判断。所以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就可以用一个简单的替代办法。”

    “分身?”陆五意识到对方想说什么。

    “对,在初步了解世界之后,如果这个世界有足够的价值,那么第一律术士的正确做法并不是留下来花费宝贵的时间慢慢整理寻觅自己需要的一切,而是自己离开,留下一个分身来负责继续深入挖掘搜集一切可能有用的知识和技术。”

    “但是……但是……”

    “你是说你根本察觉不到?当然你察觉不到,分身不是自己的复制品。它只是术士的一部分,但远非全部。分身的记忆和力量,全部是由术士自己来决定的。说记忆其实也不合适,应该说人格!术士必须将一个人格赋予分身,并给予其部分记忆,才能让其拥有完全独自行动的能力。如果做不到,那么分身就不具备独自行动能力,必须在正体的控制下行事……也就是说,只要愿意,分身并不知道自己是一个分身。”

    陆五猛的想起那一天琥珀突然丧失了自己绝大部分的力量的事情。那一切是无缘无故而且毫无前兆发生的。虽然琥珀自己认为这是因为她留在大本营的身体受到伤害的缘故,但后来的事实证明并没有发生此类事情。事实上,在和至高之星接触之后,琥珀似乎再也不提这件事情了。虽然她的力量并没有回复。

    “怎么可能拿出一个人格?”陆五终于明白这个说法荒谬所在。显然人格要是给了分身,那本体怎么办?如果说本体具备多个人格的话……也就是说所有的第一律术士都是人格分裂的精神病人?某一个术士,那也许是正确的,但是所有第一律术士都是精神病,这个显然不合理,此时此刻的陆五本能的否定这种可能性。

    “第一律术士从来都是异类。”朱红说道。“因为他们比普通术士可怕的多,他们能够对自己下手。是的,第四律魔力……就算你也使用过魔力戒指,能够理解那种力量的感觉。通常来说,一切魔力的源起和操控中枢都是大脑。大脑要是被破坏了,那么不管有多少的能耐也就没用了。自我操纵大脑的方法存在,但是却是没人会接触的禁忌,因为一方面很危险,另外一方面也只能涉及一些关于思维和意识最外部的部分,效果不佳。稍微深入一点……就会很容易伤害到自己。可是呢,如果是第一律术士那就不一样。”

    陆五几乎是立刻明白这个意思。是的,如果知道下一瞬间会发生什么,那么理所当然就能够避开所有的危险。不管这个危险的源头是自己还是别人。说起来如果源头是自己的话,那甚至更加容易一些。

    其实对于大多数术士来说(别说陆五了),哪怕是高阶术士也不会涉及此类知识。但是这一次是例外,这批冥月术士可是针对性的过来的,对于第一律术士的各种能力,至少在书本上可是全部学过了一遍的。

    “所以你懂了吧……只需要大脑里一个脑细胞,细胞里一个化学键的断裂,一切都瞬间改变。”朱红说道。“新的人格什么的,对第一律术士从来不是问题。他们随时可以创造一个。”她恶意的笑起来。“不止如此,他们还能做更加夸张的事情,就是刻意制造一个……人格。”

    “刻意……”

    “如果你喜欢温柔的,她就可以做一个性格温柔的人格;你喜欢独立坚强的,她可以做一个独立坚强的人格;你喜欢什么,她就可以做什么……总之,一切投其所好。哪怕对术士来说,这种做法和能力,也是骇人听闻的。所以说第一律术士都是术士中的异类。”

    “为……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得到土著的全力配合呀。威胁、挟持、利诱什么的,那些手段虽然也不是不能用,效果怎么能比得上‘喜欢’呢?这可是无数实践得到的最终结论呀!”

    “可是……她是人类呀!”陆五想起高手曾经说过的,类似于地球这种人类世界其实并不常见。不同世界里孕育不同智慧种族才是常态。事实上,两个不同的世界居然诞生出相同的种族才是不可思议的,不过人类确实存在于多个世界,至于为什么会出现不同的世界演化出相同的种族……这个谜,哪怕术士们也没能解开。

    “为了穿越时空,第一律术士的身体都不是实体,也就是说可以随意的变形。我说了,分身可以被赋予特殊的记忆,哪怕那记忆不是真实的……如果你是一条鱼,也许她就让自己记得自己是条鱼!”

    陆五其实想说“这不可能”,但是话到嘴边,却怎么都吐不出来。

    “所以,”朱红恶意的看着陆五,又看看琥珀。“一个第一律术士就可以用比较高的效率去遨游各个世界,然后有朝一日,等到分身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那么或许分身会回到瓦歌,或许术士本体会再去那个世界。总之这都是很简单的事情,因为第一律术士会在每个有价值的世界留下一个比较稳定的坐标和通道,然后就可以很容易的来往两个世界。”

    “只要主体和分身在一个世界内,主体就能感应到分身的存在……不,不止是这样,应该具体的说只要在一个世界的范围内,分身所见所闻所感,乃至于记忆,都可以被主体共享。相反,主体的思维,分身无法感觉……不过大概也有一种隐隐的察觉吧。”

    朱红说着。她的脚被切断而造成的伤口已经几乎不再流血。在魔力的作用下,关键位置的血管全部被强行收束起来。不过令她失望的是,她虽然说的这么多话,但是看起来没有效果。据说第一律术士的战斗经验都很少,但是从眼下来看,对方足够狡猾也足够有耐心,根本不会冒任何危险。

    “所以你明白了吧。”朱红的目光停留在远处那块被风之刃切割下来的小布片。说也凑巧,刚才明明打的这么激烈,但是小布片的位置正好位于一个盲区,所以依然在原地不动。当然此时此刻它已经吸足了水,紧紧的贴在甲板上了。“在你面前的已经不是那个精神体化的分身了,而是实实在在的第一律术士的本体。是她真正的姿态。”

    “那刚才的……”

    “你说之前的那个分身吗?当然是消失了,彻底的消亡了,回归到本体之中,只作为本体的记忆存在。不过因为人格不同,哪怕完全相同的记忆,对于一个人而言那也是两回事。”

    陆五不敢置信的看向琥珀,他看到琥珀的紫色的眼睛中闪烁着光点,其中蕴含着的是无法错认的冷酷与执着。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第九中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第九中文网网站阅读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最新章节
第九中文网,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说网,伦理小说,辣文合集,辣文小说,好看的小说
版权所有 http://www.d9zw.org All Rights Reserved